部门简介 团委学生会 荣誉橱窗 处长信箱
党建工作 理论学习 党建研究 文件精神 党校工作
规章制度 文件查询 下载专区
中心简介 心理驿站 心理咨询
政策制度
社联简介 工作简报 青协简介 青春校园
您好,武汉民政职业学院 学生工作处!现在时间是
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联系我们
学院首页 首 页 部门简介 规章制度 学工动态 党团建设 学生资助 心理教育 学生医保 学生社团 教风学风
我校师生赴恩施“精准扶贫,知...
站内搜索:
信息专区
通知公告
图片集锦
文学天空
“感动学院·十大人物”评选活动
作品展示
校园活动
下载专区
您的位置 首页 > 信息专区 > 文学天空
浏览次数:4387    发布时间:2011-11-21 08:22

镇南小站

大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她总喜欢在有风的天气出门,因为只有风吹在脸上,才会让她有种踏实的存在感。

她要去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只有她一个人知道,就像她的名字,现在连她爸爸也只是称呼她“死丫头”,似乎连她本来的名字也忘掉了。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了。

距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有一道铁轨,她从小就喜欢去那里玩。不过她记事的时候开始,她就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次火车,那道铁轨总是给她一种空荡荡的感觉,就像一双鞋缺了一只,怎么看都不完整。

铁轨早已经锈迹斑斑了,下面那一道道枕木已经破败不堪。不过她一直很喜欢站在其中一根铁轨上,沿着一个方向一步一步缓缓地朝前走。

铁轨从一个她看不到源头的山外面延伸过来,她从来不知道铁轨的起点在哪里,终点又在哪里。她只了解这是个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——在这个地方,曾经有一个她生命里很不起眼,但又对她十分重要的一个人,当时就沿着这条铁轨,离她而去了。

铁轨旁边一直长着一种花,淡淡的颜色,很小,几乎被野草覆盖,只能从缝隙间透出些点点的花瓣。那么不起眼。

她要去那个地方,那个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地方。

 

她们这里天高山远,连名字也没有。是个没有山里人出去,也没有山外人进来的镇子。其实说是镇子,只不过是个不太大的村。她的家就在村子里比较偏僻的地方。

她沿着铁轨走,身旁是干净的天。这条铁轨是修在山顶上的,所以风大。

到了。

和这整座山比起来,这个站台也很不起眼。粗糙的外表和破碎的台阶都无声地表达着这座站台已经寿寝正中了。不过她相信只要有人,这里就不会消失殆尽。

可惜只有她一个人。

这是个木质的小型火车站站台,什么都是木制的,门前的台阶已经全部破碎了,有些还被泥土深深地掩埋了下去。她迈了一大步走上站台,两边有供人们休息的长木椅,里面就是小小的候车室。

木椅已经不完整了,中间的部分都断成了两截,颓废地搭在地上,木头已经遍布了小孔,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散架。

候车室有两个大窗户,不过早就没玻璃了,只能在里面那个值班室的地上找到一些玻璃碎片。她从来没去过那个值班室,一直到现在,那上面还挂着一个已经锈成一团的锁,她打不开那道门,也没想过要打开。

她小心地走进来。这里每走一步都会有声音,有些地方已经烂掉了,露出下面的泥土,现在这里面也长了许多那种淡淡的小花。她绕过那些调皮的花,来到一处黑板前。

这是一块镶嵌在墙上的黑板,很大,不过已经不完整了,以前是用来记录车次的。只不过中间有一道贯穿两侧的裂痕,几乎把这整块黑板分成了两截。

其实这上面已经遍布了裂痕,但都很细小,并不影响她写字。村子里可没地方卖粉笔,她手里拿的是一块长条状的白色石头,这种石头山上就有,有些地方甚至遍地都是。这种石头也是她无意中发现能用来替代粉笔写字的,于是她就捡了一块大的,就放在黑板下面。

她喜欢写字,不过也是内心里逼出来的。她一看到这块黑板,想象着这里以前人来人往的时候,列车员用粉笔在上面写下密密麻麻的时间表,她不由自主就产生了一种写字的冲动。

这个小小的站台就在镇子的正南方向。

 

“无聊 我好想离开这里 就沿着这道铁轨出去”——这是她在黑板上写下的第一句话。

那天她就一个人坐在站台外面,把身子轻轻倚在旁边的扶手上。当天那边暗淡下来时她才起身离去。这是之前她就养成的一个习惯,只要到了黄昏,就是回家的时候。

其实她一直有个梦想,就是沿着这道铁轨一直走,不管朝哪个方向,然后让铁轨做引路人,把她引到一个神奇的地方,那个地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,也没有人能够找到她。她想过,如果真的找到了,她就不会再回来了。绝对不会。

可她没想到的是——一个人的出现直接打破了属于她的那份宁静,或许确切地说是一行字。

没错,她在黑板上写的那行字下面多了几个字,显然,有人来过了,并看到了她写的那行字。

“我和你一样也无聊 我也想离开这里 越远越好”

当时她看着这行字愣了好久好久,她看到那个人还采了一朵那种淡淡的小花摆在她的粉笔石旁边,似乎算是和她在打招呼。

这就像只属于你自己的梦境,这里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。但是偏偏有一天,你发现梦里多出来了第二个人的影子。

她的字写在黑板的那道裂缝上方,对方的字写在下方,这似乎是一种暗示。她很激动,于是情不自禁地写下了第二句话——

“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我要是告诉你我是梦游找到这里的 你信吗”

那天她在这个站台等了好久,那个人并没有出现。黄昏时刻,她有些失望地回家了。不过第二天她就发现了对方写的字——

“我信你说的话 我是小时候玩耍时发现这里的 当时这里还有人 没想到现在这里已经荒废了”

就这样,她和这个陌生的人以这种无声的方式交流起来。她不知道对方的长相、年龄、性别甚至不知道对方到底存不存在。或许她潜意识里有双重人格,那些字都是她自己写的罢了……

很快,那块小黑板上已经密密麻麻遍布了白色的字,她觉得要比火车车子表整齐多了,也好看。但是有时候她得找好半天才能找到自己和对方新写的字。

通过文字交流,她感觉对方也和她一样,居住在这座深山里,只是这里太过封闭,那个人并不想一辈子在这里度过,想走出去。

那个人的话几乎字字都一针见血地说到了她心里的所思所想。而且对方似乎已经察觉到她就是个女孩。因为在她们最后一次用文字交流的时候,对方写了这句话——

“其实你不应该抱怨你父亲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 上辈子不想分开 所以在今生做女儿来陪伴在身边 你其实很幸福”

这次之后她们俩就再也没机会这样子交流了,她甚至都没来得及把这句话记住。

尽管这样,对方当然还是不会知道,她其实是个哑巴,天生的,从来哭不出声,也笑不出来,流泪了都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

站台要拆了——这是她无意从父亲那里知道的。然后她就跑出了门,父亲没有出来拦她,尽管当时他们在吃饭,尽管外面下着大雨。

她焦急地顺着铁轨跑,果然,远远地她就看到那座站台附近站满了人,那些破烂的长椅和扶手已经被拆卸下来扔到了一旁。她忍不住使劲嘶喊起来,却只发出了一阵无力的气声。

很快,那块黑板也被拆了下来扔到了外面,雨水瞬间把她的视线遮蔽住了。她只朦胧地看到那上面的字如同油画被泼了水一样汇成雨水化开……

“不要!”这是她心里的喊声。从那群陌生人的谈话,她终于知道原来山里面发现了石膏矿,她捡到的所谓的粉笔石其实是石膏。

这座从来不会有外人进来的深山,终于在这个雨天迎来了第一批陌生的外人。

她呆呆地站在铁轨旁边,远处一片模糊,她什么也看不到了,耳边也安静下来,好像四周的雨点都消失了一样。她不知道此时有个人和她同一时间来到了这里,看到站台已经慢慢地消失。那个人也心如刀绞。

那是个男孩,穿着淡蓝色的上衣,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从铁轨旁边采到的小花。

这时突然有人朝她的方向走过来!大声呵斥着,不停地摆着胳膊,似乎要她躲开。远处传来了刺耳的火车鸣笛声。接着那个男孩看到了她,他的眼神看上去似乎陷入了沉思。

可是很快,火车震耳欲聋的声音越靠越近了,她的胳膊被人拉了一把,她转头一看,是刚才拆站台的一个工人。她奋力地甩开胳膊。同时,那个男孩原本想冲过来推她一把,但是疾驰过来的火车却让他完全止住了脚步。

这列火车就像裂缝,阻隔了两边。

她喘着粗气,有那么一瞬间脑子懵住了,然后她看着远远近近的这些陌生人,还有这列火车,心里忽然恐惧起来。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面对一切的新鲜事物所产生的一种畏惧感。

那个男孩站在铁轨的这边,看着那边的女孩,没错,就是那个女孩。他竭力地挥着手,但是她好像没有看见一般面无表情。

雨水滑落进她的眼睛里,她猛地感到一阵凉意。眼前闪过了一抹蓝色,似乎有人消失了。接着,她看着火车来的方向,突然跟着火车奔跑起来。那里是回家的方向,她不想出去了,不想离开了,她想家了。

男孩并没有看到她朝着回山的方向跑了。他看着这里的一切,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会发生。他突然作出了一个很久就作出的决定——朝着火车相反的方向,奔跑而去。

雨水打在脸上太凉了,她踩着那些淡淡的小花奔跑,方向正南。

现在他逆着风跑,身上衣服和头发都已经被吹乱了,方向正北。

大风。

本站所有信息归 武汉民政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 流量统计:
技术支持:湖北华秦教育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建议在IE6以上浏览器 1024*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站